荣康
    当前位置
    中国焦点网谈>特别关注>梁福石举报玉田县虹桥镇国土所郝振辉

    梁福石举报玉田县虹桥镇国土所郝振辉

    来源: 焦点网谈   作者: 梁福石   发表时间: 2019-8-8    浏览: 6721 次
    :
    唐山市玉田县虹桥镇郝振辉“,监督”村民翻墙砍树?坐落于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虹桥镇仙鹤村仙鹤大街(仙鹤村委会对面)有两处村民的宅基地,分别是梁福石和黄秀国两家。2017年玉田县进行土地确权登记,委托专业机构对村民宅基地进行重新丈量,并经村委会与全体村民核实后,进行了公示。梁、黄两家均确认自己的宅基地。
         2018年10月,黄秀国在没有事前通知梁家的情况下,擅自将梁家宅基地上的树木砍伐13棵。梁通过110报警后,虹桥派出所出警,黄秀国承认自己砍树行为,警方用执法记录仪取证,但是一直未立案,也未处理。
         2019年9月,黄秀国以梁家宅基地存在纠纷找到玉田县虹桥镇国土所郝振辉,提出的证据为一份所谓的“1993年的梁希文(梁福石父亲)与其签订的协议,协议约定‘黄秀国现翻盖房,因住宅狭窄,不顺心,梁希文情愿将以东边界地,地皮一段、榆树一颗、小墙一段送与黄秀国永远使用。’”我们经向协议签订中的证人核实,是由于黄秀国实为村内一霸,长期欺负老两口,老两口被迫送给黄秀国一些宅基地换来“和平”,且这些已经在黄秀国翻盖的房子中了。
         此份证据真实性本身存疑,证人能作证这个是老人被迫签订的;退一步讲,证据有效,已经被黄秀国圈进自家院子,也没有什么争议;再退一万步,即使现在梁福石家还有黄秀国土地,黄秀国在2017年通过确认自家宅基地,也未就梁福石家宅基地提出异议,已经实际作出了放弃部分宅基地的意思表示,两家还是没有任何土地纠纷。
         但是虹桥国土的郝振辉却带着黄秀国找到一杨姓副镇长。杨副镇长没有根据国土局底档进行核实,也没有找到村委会了解情况,更没有找梁福石进行确认,就让郝振辉带着执法记录仪跟着黄秀国去了梁福石家。
         梁福石是退伍军人,就住在仙鹤村仙鹤大道的房子里,但是白天要到储蓄所做保安,郝振辉没有向仙鹤村治保主任讯问梁福石联系方式、也没有向邻居打听任何情况,而是帮助黄秀国找来梯子,从黄秀国家搬着梯子,翻墙进入梁福石家。
    郝振辉解释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是防止黄秀国做违法的事,而且自己只是站在墙头,拿执法记录仪记录黄秀国干了什么。好,既然是防止黄秀国违法,在黄秀国违法侵入公民住宅时,其为何没有制止?在黄秀国砍树,在黄秀国损坏公私财物时为何没有制止?郝振辉不但没有制止,其作为虹桥国土所公职人员在旁边“把风”和扶梯子的行为更是默许、纵容、帮助黄秀国犯罪的共犯(有执法记录仪录像为证)。
         郝振辉解释为何纵容黄秀国砍树,说梁福石的树种的离黄秀国家院墙太近了,只有一两米,“可能”会对他家房屋产生影响。好一个莫须有的理由,马路边的树离柏油路也有只一米多,也可能会对路基产生影响,我们能私自砍伐吗?
         玉田县国土在丈量土地、制作全村平面图并让所有村民确认后,至今没有下发新的不动产证。现在不论是老房照还是新的平面图,都没有显示两家宅基地存在纠纷;国土所从没有找到梁福石或者仙鹤村大队确认权属情况;土地所也没有明文确认梁福石家宅地中有黄秀国家土地;作为国土所公职人员的郝振辉,有什么权限私自认定两家存在土地纠纷?凭什么纵容、帮助黄秀国私闯民宅?又有什么理由默许黄秀国砍伐树木而没有任何劝阻行为呢?
         我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,国家讲究法治。设立乡镇国土所,绝不是为了挑起村民纷争、肆意质疑登记的权属证明;更不是为了其中的工作人员帮助村民违法犯罪的!而郝振辉,你帮助黄秀国犯罪,在我找到你询问情况时各种推诿扯皮,帮助黄秀国开脱责任。你的行为对得起你成为公务员时宣誓的誓词吗?对得起党和政府的信任吗?作为玉田国土所的一员,到底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利?
    网友评论: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   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
    最新评论
    还没有人坐到沙发哦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