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康
    当前位置
    焦点网谈>焦点话题>赞黄河壮观 观壶口瀑布

    赞黄河壮观 观壶口瀑布

    来源: 焦点网谈   作者: 马婧婧   发表时间: 2013-7-24    浏览: 16360 次
    :
        只因音乐家冼星海在壶口瀑布谱写出鼓舞人民斗志的《黄河大合唱》,又因唐代诗人李白诗云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”,我对世界最大瀑布之一的黄河壶口瀑布总有一份期待。
       伴着黄河文明一路前行,山坡上的梯田,路边的窑洞人家,让人难忘。路过一个个小村庄,一群群羊儿从车旁经过,还有贴着窗花的窑洞,汽车时而在沟谷,时而在高原,心儿荡漾。
        人们说,黄河九曲十八弯。它发源于青海的巴颜喀拉山,流经青海、四川、甘肃、宁夏、内蒙,在河纳百川后,到了山西与陕西的北部。这时,忽的直转南下,变为南北走向,自然天成的成了山西与陕西的天然分界线。就在这里的壶口瀑布,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奇观呢?
      万鼓齐鸣。赶到陕西宜川县壶口乡已是暮色四合,车停观瀑坊酒店。一下车,我们就听见一种闻所未闻的声音,像自天边滚滚而至……我问店主:这是什么声音?答曰:这就是黄河的声音,壶口瀑布的声音。此音只缘壶口有,这可是天籁之音呀!人生难得一回闻……
       我们在观瀑坊酒店吃了晚饭,因旅途劳顿,所以大家都休息以便明早观瀑。观瀑坊酒店名副其实,就建在壶口瀑布岸边,不知有无辟有闻瀑亭,其实酒店就是闻瀑坊,可观可闻。你听,躺在酒店床上,耳畔回荡浑厚悠远、壮阔优美的瀑布声,令人心驰神往。我努力平静难抑的心,努力想象着、憧憬着……
      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急切地沿着架在河床上的石桥奔向瀑布。从岸上只能看到远处白色的水雾隐隐升腾,越走越近,涛声越来越大,渐渐地我听到了隆隆的风雷声。我的心跳加速,步子加快,终于我站到黄河边上,一幅壮丽的画面骤然出现在我的眼前。上游宽阔的江面在壶口处猛然收缩,浑浊的大水在狭窄的河道上速度越来越快,终于万马奔腾般地一泻而下,激起漫天水雾,随风飘散。 
       滔滔黄河水在流经龙王山附近时,由300米乍缩为50米,飞流直下,猛跌深槽,如壶注水然,故曰“壶口”。那黄河自青海高原而来,汇集千溪百川,一下子压进这个漏斗,像千万黄牛、亿万赤兔,奋蹄扬鬃,呼啸而至,齐刷刷跳下崖去。那咆哮如巨雷轰鸣,震耳欲聋。
       一看见黄河壶口瀑布,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。一种满足感,一种震撼感,在瞬间演变成一种崇敬感,这里,能感受到母亲河的博大。黄河在峡谷中穿行,当瀑布飞泻,反复冲击岩石和水面时,产生巨大的声响,并在山谷中回荡,恰如万鼓齐鸣,旱天惊雷,汹涌的波涛如千军万马,奔腾怒吼,声震河谷,声传十几里外。在壶口瀑布附近,真正感受到了“黄河在怒吼”、“黄河在咆哮”的魅力。
        黄河水咆哮着,若奔马拥挤着直入河沟,浊浪翻滚,惊涛拍岸,吼声震天,激起水雾万丈,让人似乎又看不真切!任何人在这里都是渺小的,看看“瀑布壮观,生命可贵”的警示牌,我默默的站在滚滚的黄水边,闭上双眼,耳边是黄河咆哮的声音,脚下分明感觉到大地的颤抖!此时的我,思绪早已直飞云天;俯瞰现实的我,在奔腾的黄河边,显的多么的渺小和脆弱!
        黄河从青海境内的巴颜喀拉山起步,一路奔腾咆哮,沿陕北高原南下,穿峡谷,润草原,九曲十八弯,肥沃了河套,滋润着秦晋大地,宽宽阔阔、浩浩荡荡奔流到了吉县境内的壶口。 它裹挟着黄土高原的泥沙,奔腾而下,到了壶口,收缩在泛着黑红色怪异岩石的怀抱里,咆哮在窄曲的峭壁林立的大峡谷中,不情愿的收拢了狂羁的身躯。“源出昆仑衍大流,玉关九转一壶收”,一泻千里的黄色巨龙被这把鬼斧神工般的“巨壶”一下揽进怀抱,于是,天下奇观黄河壶口瀑布出现了,黄河水在“壶”里沸腾了,升华了!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  翻江倒海。顺着黄河的河道向北望去,只见两边的峡谷陡立,左边是陕西,右边是山西。观瀑点陕西山西界两边都有,各有千秋。
        河道的右边裸露出大片的岩石河床,没有一点泥土,被水冲刷的河道岩石,有的枝楞八翘,有的圆头虎脑,有的孤石屹立,有的岩片狰狞,在河道里展现着神奇。
        在右边岩石河床上,有两三道凹下的河槽,分流着上游的少量来水,但也气势不凡,起浪堆花,绝大多数的黄河水集中在左侧,它们奔腾咆哮着向“壶嘴”涌去。黄河入“壶口”处,激起的水雾,腾空而起,恰似从水底冒出的滚滚浓烟,数十里外可望。
      壶口瀑布雾气的大小与季节、流量有关。冬季河面封冻,瀑布多成冰凌,地表来水减少,激浪不大,水雾甚少;夏季流量大增,水流溢出,落差甚小,瀑布消失,不易形成升入高空的浓密水雾;春秋两季,流量适中,气温不高,瀑布落差在20米左右,急流飞溅,形成弥漫在空中的大雾,即称“水底冒烟”一景,我有幸观此美景。
      悬瀑飞流形成的水雾飘浮升空,虽然烈日当空,但在瀑布附近,犹如细雨,湿人衣衫,一般越接近河面水雾越浓密。
        据说壶口瀑布山西吉县方向壶口下方20米有个的一个天然洞穴——龙洞,是个绝好的位置,站在那里可以更真切地体会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的意境。为留下这一美景,在水底冒烟时,我们纷纷来到观瀑洞,直接通往壶口瀑布下方最底下的岩石上留影,虽衣服湿漉漉,却乐在其中。 
        张牙舞爪的浪花,冲天而起的水雾,脱缰怒吼的水声,翻搅不息的白沫,视觉、感觉听觉,在看到壶口瀑布的瞬间已经凝固了。流不迭的水流,在“壶嘴”的左边,又形成了几十米宽的瀑布,多少显得温柔些,河水垂悬顺势而下,形成人们常说的“金瀑”,这一静一动,形成强烈的反差,左顾右盼,体会其中。
        可歌可泣。壶口之名,得来已久。《禹贡》曰:“盖河漩涡,如一壶然”,壶口即因此而得名。《古今图书集成》谓:“山西崖之脚,尽受黄河之水,倾泻奔放,自上而下,势如投壶。”
      世人习惯把壶口与其他瀑布比较,但是雁荡山大龙湫瀑布落差大,惜水量不足;九寨沟瀑布虽多,且多变化,但又过于分散,气势上也显得不足;而美国的尼亚加拉有速度少强度,论水势不小于壶口,论水势和声势则稍逊于此;赞比亚的维多利亚分散而不集中,何况前几者为白色瀑布,而壶口瀑布呈黄色,世上一绝。尤为不同的是,前几者都是山形水势自然形成,而壶口瀑布是人工开挖出来的,且是在远古的大禹年代。
       《水经注》说:“孟门即龙门上口也,实乃黄河之巨扼,此石经始禹凿。”历史上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的大禹是从壶口开始治黄河的,历数年凿通孟门山,于是黄河始通。 在壶口瀑布下游五公里处,有古香古色的孟门山牌坊,在这里,可以看到在右侧的黄河谷底河床中,
        有两块梭形巨石小岛,巍然屹立在巨流之中,这就是古代被称为“九河之蹬 ”的孟门山。河水至此分成两路,从巨石两侧飞泻而过,然后孟门山又合流为一。今有人在孟门山上修建了高达25米的大禹石雕塑像,供人瞻仰。大禹似向后人诉说传公元前2140年大禹治水时凿石导河的那段往事: 
        相传这两个小岛原为一山,阻塞河道,引起洪水四溢,大禹治水时,把此山一劈为二,导水畅流。他用8年时间开凿龙门成功,原来壶口就在孟门山下,由于此地石质较软,经数千年大水冲刷,造成崩塌,逐年退移上行,至今远离孟门。今天壶口与孟门间隔近十里,是因为瀑布冲涮力巨大,如当地民谚所说:瀑布深有九里三分,每天往后能磨一针。按每年平均1米退移,大禹距今4000余年,其退移上行之数是可能的。
      壶口边上,头上戴着白羊肚手巾的老大爷,手拿长杆儿烟袋锅儿,牵着小毛驴在揽生意,那略带秦腔的口音粗犷洪亮,给我讲述着与壶口有渊源的名人故事:抗日战争时期,革命诗人光未然,音乐家冼星海,就是在黄河壮丽情景的激励下,壶口瀑布谱写出鼓舞人民斗志的《黄河大合唱》;1987年9月,黄河漂流队探险队员王来安乘坐由40个汽车轮胎缠结成的密封舱,顺瀑布而下,揭开了人类在壶口体育探险的序幕,人称“黄河第一漂”。其后,天津勇士张志强在黄河大桥跳悬索,人称“中华第一跳”。1996年8月,河南冯九山横跨壶口走钢缆,创下高空走钢缆最长的世界吉尼斯纪录,被誉为“华夏第一走”。1997年6月1日为迎接香港回归,“亚洲第一飞人”柯受良驾车飞越壶口,创下世界跨度最大的飞车世界纪录;1999年6月20日,山西吉县青年农民朱朝辉骑摩托车飞越壶口,又创下了新的奇迹。这些奇迹的创造,和壶口瀑布的惊世气魄相得益彰。
       念黄河之悠悠,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!
       五光十色。瀑布高20米,水面以下还有深潭,巨流直落,反冲而上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如锅开水沸,浪花翻滚,泡沫簇拥,不时有水雾腾空,烟云弥漫。泡沫烟雾皆为黄色,散发着浓郁的泥土气息。
      太阳拉长着观瀑者的身影,在阳光的照射下,一道七色彩虹在水雾的上方升起。彩虹,静静的静止在水雾的上面,一会来了,一会又去了。
       一弯彩虹斜挂在瀑布下方,时隐时现,仔细观察,原来色带排列是外红内紫,当是主虹无疑。因为彩虹的形成,多在大雨过后晴朗的天空才能看到,而在这里则常可观赏。由于壶口瀑布激起细小的水珠,经太阳光的直照折射而成彩色圆弧,形成特有的景观。阳光越强,彩虹就越清晰,当阳光变弱时,彩虹会模糊起来。彩虹也有生命,有时像二八佳人,浓妆艳抹;有时又会变得老态龙钟,无精打彩。没有阳光,壶口瀑布就成了雾气、灰朦朦和白茫茫的世界。是阳光带来了彩虹,是彩虹给了雾气以灵气。水是彩虹的躯体,而阳光则是它的生命。
      多少年没看见彩虹了,这次可是天赐良机。是黄河的瀑布托起了迷人的彩虹,是黄河的瀑布借来了太阳的七彩,是黄河的瀑布折射出太阳的光辉。彩虹一般分主虹和副虹两种,可同时出现,主虹位于内侧,色带外红内紫;副虹又称霓,位于外侧,色带内红外紫,但不鲜明,有时在雾上呈淡白色。其形成方式也不一样,主虹由阳光射入水滴,经一次反射和两次折射而被分散为各色光线;副虹则由阳光射入水滴,经两次折射和两次反射而成,所以色泽较淡。
       彩虹的出现,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,他们纷纷拿起摄影机,选择不同角度,捕捉这一难得的瞬间,可谓争先恐后,急切地按下快门了事。仿佛那道彩虹,是沟通心灵的一架桥梁,是寄托希望的一缕光明。虽然是虚幻的,然而却是美好的,所以人们竞相赞叹大自然的奇妙!水雾飘在脸上,凉丝丝的,移目四望,山西这边崖壁下的窑洞清晰可见,陕西那边悬在崖壁上的小路伸向云端。
        阳西下红光返照,那瀑布突然明亮起来,闪耀出金属的光泽。那漩涡也变成一堆火,燃起火苗,腾起火焰,烤得人心暖烘烘的。
      惊天动地。壶口瀑布是雄伟壮丽的进军,黄河从壶口而下,它不怕跌落,不怕粉身碎骨,不怕从高位跌到底层把自己变得渺小,一落千丈中,崖摇地动,水雾弥漫,益显出它生命力的强悍,给人一种刻骨铭心的震撼。黄河流至壶口还不到全程的一半,大海还在数千里之外,前方还有重重险阻,还存在断流的威胁,但它绝不会停滞,任何障碍也阻挡不住它奔向大海的脚步。 
        站在瀑布边上,望着黄水就在我的脚下咆哮着,怒吼着,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憾了。我仿佛看到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古老文明如过眼烟云在眼前掠过。我又好象来到了抗日年代,黄河大合唱在耳边回响。黄河承载了太多的中华民族的光荣与屈辱。在这里,古今诗人和音乐家们奏出了“黄河大合唱”,唱出了炎黄子孙的心声!作家梁衡说:“眼前这个小小的壶口,集纳了海、河、瀑、泉、雾所有水的形态,兼容了喜、怒、哀、怨、愁所有人的各种感情。黄河博大宽厚,柔中有刚;挟而不服,压而不弯;不平则呼,遇强则抗,死地必生,勇往直前。”如今只有站在壶口,我们还能感觉到它那巨大的心跳,巨大的激情,感觉它仍是一条龙种,一根血脉,一个文明的摇篮。站在壶口,不仅是为了印证什么,更是为了让自己沸腾,给生命注入力量。
       壶口这一壶酒是经年陈酿,当年醉倒了李白、王之涣,后来醉倒了光未然、冼星海,今天又醉倒了我辈。 秦俑不再守护赢政的亡灵,阿房宫早已灰飞烟灭,周秦汉唐辉煌不再,多少怒发冲冠壮怀激烈的英豪消融于岁月的波涛,壶口瀑布却跨越历史的时空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暴发着野性的怒吼,没有什么东西能把它扼住,它的精神蕴藏在奔腾不息的激流中。黄皮肤衬着黄土地,黄种人看着黄河水,那日夜不息流淌的黄河,向着大海奔去,一泻千里,一去不复回。
       这就是黄河,炎黄子孙的母亲河;这就是壶口,华夏民族的最强音。它以巨大的洪流汇聚成巨大的自然力量,以坚韧刚强的自然品格,赋予了中华民族崛起与发展的内在动力。 (地址:天津市河西区大沽南路金海湾武警医院 马婧婧)
    网友评论: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   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
    最新评论
    还没有人坐到沙发哦^_^